站內搜索        項目查詢   專家查詢   網站地圖   重大項目要覽   管理規章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設為首頁   

最新成果集萃

哈德斯菲尔德大学商科怎么样:小議學術成果評價之學術性回歸

金成武  2019年08月14日15:0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哈德斯菲尔德队 www.iqbqhn.com.cn

近年來,關于學術成果評價的討論日漸增多,觀點主要集中于對以下一些現象的批評:各評價機構根據以影響因子為代表的指標體系評價學術期刊并公布其分類與排名,這誘導不少期刊更關注提升這些指標的技術性處理,比如減少每期載文量、增加著名學者文章比重、向作者強調增加對本刊所載文章引用頻次等;高校及科研機構在職稱、職務晉升等評議中,普遍以候選者發表文章的期刊度量文章質量,并且更關注已發表文章的數量,同時,績效考核周期較短并且學術成果發表有嚴格的結構與數量要求。這些使廣大學者更關注寫作與發表速度,而相對忽略更深入的思考與錘煉,不利于涌現學術精品,并且教學工作也受到一定的影響。

筆者認為,各種討論如果只停留于問題揭示而不能提供可操作的、可解決相關問題的替代方案,并且比較不同方案所可能帶來的各種問題,現實中采用的方案則仍舊可能具有更強的可操作性與更廣泛的認同性。學術期刊是學術成果鑒別、加工與傳播的最重要載體,學術成果評價不可繞開學術期刊的相關工作。事實上,學術期刊擔負了學術成果前期“評而擇其相對優者”的重要工作,并且這種工作出于期刊長遠發展的考慮,對于眾多作者及其所在機構會保持很大的獨立性。然而,由于學術期刊都有固定的出版周期及頁面數,無論備選稿來源于作者投稿還是期刊主動約稿或覓稿,限于各方面時間上的要求以及作者的研究取向與特色,實際操作中,專家評審與作者修改歷程大多數情況下不會顯著改變備選稿的主要內容,從而某一時期各期刊所載文章流量的質量整體上還是取決于學術界各領域研究成果流量的質量。當然,從另一方面說,這些成果流量會分領域地通過作者與期刊間的互動(比如期刊的投審稿機制)散布于各期刊。由此,筆者認為,如果討論某一時期“期刊對學術成果評價”的再評價,前提也應是評價者對該時期內某一領域各期刊所載文章流量總和有足夠充分確切的把握,評價結果其實是表明相應文章流量的質量如何分布于該領域各期刊。

目前各評價機構對各期刊所載文章的評價,以及對各期刊的評價,主要依賴于影響因子等統計指標。這些指標雖然主要表征了文章在既定時期的學術影響力,但還不能直接等同于文章的學術質量,學術質量要從人類研究發展歷程中的邊際貢獻來把握。特別是,文章的這些指標與以往期刊評價結果具有很強的內生性,以往獲得好評的期刊所載文章更容易獲得更高的統計指標值,從而極容易導致同一文章因載于不同期刊而具有不同統計指標值的情況。由于影響因子等統計指標仍難以有更好的替代指標,筆者并無意簡單一否了之,而是嘗試思考,在使用這些指標的基礎上,如何彌補其所不能反映的信息。

評價文章的根本,是對文章內容作出學術性評價,或者說讓學術成果評價本身亦回歸本領域的學術性,而不只依賴于一些統計指標。這些統計指標雖然可以提供文獻間某些時間關聯方面的信息,但不能提供人類諸領域研究各自如何發展的信息,特別是文獻間內在邏輯聯系方面的信息,這些信息恰恰需要同領域的學者們提供。

某一時期某一領域學術成果的學術性評價,要求評價者時刻關注本領域最新學術成果的發表,并對該領域截至評價時發表于各相關期刊的學術成果有相當充分的掌握,從本領域研究的發展歷程中把握與陳述該時期所發表學術成果與已發表成果的關系,從中作出評價,并寫出該時期本領域學術成果評價報告。

該報告應該包括以下內容:報告所涉及的評價時期、研究領域、期刊名單、文章名單及其中的優秀文章名單,這些文章在本領域研究中的貢獻及依據。這種評價不同于傳統的文獻綜述,也不是簡單的論點與論據的羅列,而是對既定時期內各期刊發表的既定領域學術成果增量截至本時期末在本領域研究發展歷程中的貢獻作出評價。它有橫比與縱比兩個維度,并且不超越既定時期。當然這種評價是異常辛苦并需要長期堅守的,需要評價者長期密切關注某一領域的研究動態。但在筆者看來,這比依靠機器與程序得來的各種統計指標重要得多,對學術發展也更有積極意義。它是針對文章的,不是針對期刊的,直接回歸于學術成果的學術性評價本身,這既可以彌補學者們側重閱讀并引用以往獲得好評期刊所載文章的缺陷,也可以為學者們節約大量搜尋與閱讀海量文獻的時間,同時可以為學者們提供未來具體研究方向的參考,還可以引導學者們關注成果本身的質量,而非追求一些統計指標。這是一種學術自覺,也為學術界提供了單種學術期刊難以完成的公益性服務,單種期刊在發表前的評價(即稿件評審)一般難以顧及其他期刊在同時期的同類活動。當然,人們不免會擔心這種工作主觀性很強,沒有前述那些統計指標“客觀”。

然而,許多看似客觀的統計指標仍有純技術操作的空間。更重要的是,由于獲得這些統計指標信息的計算機技術并非高壁壘類,這很容易催生不同機構的重復工作,卻并沒有為學術界提供更多新信息。恰恰是長期“普查式”地關注某一領域學術成果的學者所作出的上述評價報告,才可能構成評價方面真正的核心競爭力,并且這種評價報告亦是一種學術成果,同樣接受學術界的評價直至認可。同時,這種報告可以由諸多學者乃至學術機構推出,構成競爭關系。這種競爭關系,相比于眾多基于各種統計指標信息的期刊分類與排名系統間的競爭,對學術成果評價乃至推動學術發展更有現實意義。

從另一個角度說,現實中人們對學術成果評價莫衷一是,也常常是因為上述這種辛苦但有重要意義的學術性工作幾乎沒有人長期連續做,從而形成真正意義上的內容評價(而非數據形式評價)的專業化分工。

總之,當人們不斷討論學術成果評價時,不能只停留于批評與不滿本身,更應該積極思考替代或補充的方案。無論尚存在哪些問題,學術界總是需要實施某種學術成果評價機制。如果總不能形成同領域學者比較公認的更完善的學術成果評價機制,相關討論對推動學術進步的意義也就不大了。本文只是嘗試提供一種可能的方案,前方仍布滿荊棘,需要不斷探索,其可行性及具體效果也要在實踐中不斷檢驗。

(作者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新時代下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的新特征與監管研究”子課題負責人、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責編:孫爽、艾雯)

哈德斯菲尔德队

點擊返回頂部